中国木雕网-中国木雕行业领导者。客服热线:180-4666-4830 廖先生
当前位置: 首页 » 木雕资讯 » 木雕知识 » 正文

河州白塔寺川传统建筑木雕纹样研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15  浏览次数:227
核心提示:河州是临夏回族自治州的旧称;白塔寺川因当地一座始建于唐代的白塔而得名;川指境内的百里黄河川道。白塔寺川自古就是木匠之乡,
“河州”是临夏回族自治州的旧称;“白塔寺川”因当地一座始建于唐代的白塔而得名;“川”指境内的百里黄河川道。白塔寺川自古就是木匠之乡,有民谚“白塔的木匠,五屯的画匠”流传于大西北,西北地区凡名刹古建无不出自白塔木匠之手。 2014年12月,河州白塔寺川古建筑营造与修复技艺正式获批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白塔古建的装饰性很强,梁枋、柱头、雀替、斗拱、天花等处均有精美的木雕。白塔木匠凭借着他们勤劳的双手、丰富的想象力、别具匠心的创造力和扎实的雕刻技术造就出一座座精美的建筑。 
  一、河州白塔寺川传统建筑木雕纹样的艺术特征 
  (一)多民族融合性 
  河州白塔寺川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自唐以来逐渐成为汉、回、藏、东乡、色拉、保安、土等多个民族的聚居地 [1]。中原文明与西域文明在这里碰撞,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在这里交融。因此,白塔古建也呈现出多民族融合的艺术特征,被称为“民族建筑艺术的博览园”。 
  白塔古建的木雕可分为汉式、藏式、回式三大类。汉式以带有吉祥寓意的花卉、植物为主;藏式以带有宗教寓意的动物居多,行话叫“出相活”;早期回式与汉式别无二致,新教兴起后由于反對偶像崇拜,建筑装饰禁止出现动物和人物,雕刻纹样遂转变为以植物和文字为主。例如青海洪水泉清真寺的檐下雕刻既有汉式的竹子、梅花,又有藏式的盘长、蜂窝,还有由伊斯兰文字变形所形成的几何图案,三种建筑文化在这里完美地融为一体,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图 1)。 
  (二)风格粗 
  白塔古建的木雕材料通常选择软硬度适中的红松、樟子松,有时也采用坚硬的椴木;雕刻手法有深雕、浮雕、镂雕、悬雕四种。由于西北地区气候干燥,木材的含水率较低,木纤维容易断裂,因此无法像苏州、徽州等南方木雕一样进行细微的雕刻,呈现出较为粗犷的风格。纹样以大体块的动物纹、植物纹和几何纹为主,鲜有山水和人物图案(图 2)。 
  (三)极具创造力 
  独特的地理位置使白塔古建可以在客观上摆脱官式做法的束缚,为白塔木匠尽情地发挥艺术想象,施展聪明才智提供了自由的舞台。除了梅兰竹菊、琴棋书画、龙凤狮子这些常见的纹样外,白塔木匠还创造性地发明出许多独特的纹样。据白塔寺川传统建筑营造与修复技艺胥氏第七代传承人胥恒通介绍,在兰州白塔山的一组古建筑群(已拆毁)的额枋上有谷子、麦穗、南瓜、玉米等木雕图案,可以说生活中所能见到的美好的植物形象应有尽有。笔者在刘家峡的永光寺的檐下雕刻上不仅看到了大熊猫,还看到了飞马、独角兽等充满想象力的动物形象。更有意思的是,在大雄宝殿的一个斗拱下面竟然雕刻了一对惟妙惟肖的恐龙。据了解,修建寺庙那年在当地发现了恐龙化石,工匠便把这一历史时刻记录在建筑上,这一创举在国内恐怕是独一无二的。 
  (四)文化内涵丰富 
  与所有的传统纹样一样,白塔古建的木雕纹样也遵循着“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的规律,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有以传说故事为题材的“麒麟吐书”“大鹏雕啄蛇”,有以民间文学为题材的西游记人物,有以民俗文化为题材的“松鹤鹿”“五蝠闹云”;还有代表着儒家文化的“岁寒三友”,代表着道教文化的“汉八宝”,代表着佛教文化的“藏八宝”等。可以说白塔古建的木雕纹样是一部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 
  二、装饰题材 
  白塔木匠极具创造力,并且派系众多,即使同一纹样,各派的做法也不尽相同,使得白塔古建的雕刻纹样非常丰富,仅云纹就有上百种图案。这些纹样或体现世俗生活,或寄托人生理想,或表达民间情趣,其题材大致可分为:动物类、植物类、宗教类和器物类。 
  (一)动物类 
  白塔古建的寺庙大门常用龙纹进行装饰,如果是娘娘庙则多用凤凰,民居通常雕刻狮子。斗拱、额枋、雀替等构件常雕刻丹凤朝阳、麒麟吐书、五蝠闹云、孔雀戏牡丹、松鹤延年等民间传统纹样(图 3)。此外还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水兽,与龙相似,但嘴较长,尾部可吐云,象征着吉祥如意。 
  (二)植物类 
  植物类纹样常用来装饰花牵和花墩。花牵和花墩都是白塔古建特有的装饰构件,花牵是代替横 
  位置起横向拉接作用的构件 [2];花墩位于两层花牵板之间,间隔排布,主要起装饰作用。 
  除梅兰菊竹这类常见的植物纹以外,白塔古建还有一些独具地方特色的纹样,如“桃榴柿手”,即桃子、石榴、柿子和佛手。桃子代表长寿,石榴暗喻多子多福,柿子象征富贵,佛手表示吉祥。此外,白菜也是白塔木匠非常钟爱的纹样。白菜取谐音“百财”,常用来做花墩,除单独使用外还可与其他纹样配合组成新的图案,如“白菜卷如意”。 
  (三)宗教类 
  白塔寺川五大宗教俱全,因此,宗教类纹样成为白塔木雕的又一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尤以藏传佛教题材居多。具体而言又可分为梵八宝,如金鱼、宝瓶、莲花、海螺等;梵文(兰扎字体),以经咒为主,如六字真言;出相活,即佛像与神兽,通常来自佛教故事,如“巴扎 ”吐云、“乃力”吐宝、大鹏雕啄蛇、花狐貂等;此外还有象征着佛祖的莲瓣纹,象征着佛经堆经的蜂窝纹 [3],以及卷草纹、云纹等装饰性纹样(图 4)。 
  (四)器物类 
  除上面几类主要的木雕题材外,还有一些带有美好寓意的日常器物也是白塔木匠的表现对象,如琴棋书画、葫芦、博古架、桌椅等。与其他几类题材相比,器物类题材所占比重较少,通常作为辅助装饰或与其他纹样共同构成画面,很少以主要纹饰出现。 
  三、河州白塔寺川传统建筑木雕的制作工序 
  白塔木匠将建筑木雕称为“花槽”,雕刻过程称为“开花槽”,大致可分为五道工序。第一步是分木料,即根据纹样尺寸用锯子、刨子等工具将木材进行相应的切割;第二步是画图案,将事先在纸上画好的纹样拓印在切割好的木料上;第三步是凿粗胚,先将画好的木板用钉子固定在木工台上,再用刻刀、边铲等工具刻画出纹样的雏形;第四步是深入刻画,主要使用刻刀,配合边铲和圆铲对图案进行细致的塑造;第五步是修光,用砂纸将其打磨、抛光并涂上清漆。这样一块花槽板就完成了,用木钉将其固定在建筑的相应部位即可。 
  四、结语 
  白塔古建既是西北地区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又是中华建筑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在特殊的历史背景和地理环境下,白塔木匠用他们勤劳的双手、杰出的智慧和精湛的技艺造就出独具特色的白塔建筑木雕工艺体系。目前白塔建筑木雕技艺仍在白塔寺川的木匠群体中积极的传承。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木雕纹样也产生了一些改变,其中最为显著是计费方式的改变(以前是按工时付费,现在是按件计费)导致新的木雕花纹普遍比老的粗犷(图 5、图6)。因此,在对白塔寺川传统建筑营造技艺进行保护时,我们要正视这些变化,除了要保护其原真性,还要注意其活态性,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这一文化瑰宝,更好地将这一技艺传承下去。 
  本课题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15YJC760045)和兰州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项目批准号15LZUJBWZY022)资助。 
  注释: 
  [1]临夏州志编撰委员会(编).临夏回族自治州志[M].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3:197. 
  [2]李江、吴葱.甘肃临夏传统建筑木雕工艺初探[J].古建园林技术,2010(4):12. 
  [3]龙珠多杰.藏传佛教寺院建筑文化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155. 
  李晶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兰州大学艺术学院讲师
 
 
[ 木雕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木雕资讯
点击排行